中国蓝田将持有上市公司31.42%的股份-平潭新闻网-阿城新闻
点击关闭

股东实业-中国蓝田将持有上市公司31.42%的股份

孙杨回应被禁赛

如果不是徐翔案發,沒有人會知道,喜歡賭石的趙興龍也喜歡賭股價。在聯合坐莊操縱股價之事被曝光之後,他本人因違法已不適合再擔任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只好於2016年初將位置傳給兒子趙寧。

在資本的追捧下、在翡翠這種獨特珠寶散發的光暈中,東方金鈺這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不斷走高,趙興龍也借勢一度當上雲南首富。

2005年,雲南賭石大王趙興龍通過控制權收購交易,在資本市場拿下一塊重要基石——湖北上市公司多佳股份的控股權,再通過一系列資產重組,成功將這家公司改造為東方金鈺,成為中國翡翠第一股的實際控制人。

中國藍田在工商信息中描述的為「農業部直屬的全民所有制企業」被廣泛質疑。隨後,監管層要求中國藍田拿出更詳細的資料並要求披露收購報告書,然後,中國藍田遲遲不能提交,最終這些收購草草收場。本來藉由這次轉讓卸任董事長且甩掉包袱的趙寧,不得不再度回到這個位置。而中國藍田也於11月15日被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單,理由是「公示企業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

轉讓控制權也許是一條路。不過,等來的卻是中國藍田。2019年2月2日,上市公司披露,趙寧、興龍實業等與中國藍田於1月31日就《股權轉讓協議》達成共識,趙寧等將興龍實業100%股份轉讓給中國藍田,如果完成轉讓,中國藍田將持有上市公司31.42%的股份,成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東。

2018年5月,一家有限合夥式基金與上市公司子公司——深圳東方金鈺網絡服務有限公司之間的合同違約,對方將上市公司控股股東——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龍實業」)持有股份申請凍結。

興龍實業與另一家債權人已向法院遞交司法重整申請,法院已經立案,但仍然沒有受理。今年7月,有債權人向法院提交將上市公司及一家子公司進行合併破產重整。記者就此事進展多次致電上市公司方面,沒有得到回復。

原標題:東方金鈺逾期負債超58億 中國藍田曾有牽涉

東方金鈺曾砸幾十億元重金囤起來的翡翠原石也無法救場。截至2019年三季報公布時,上市公司的存貨超過89億元,與2018年末相比,幾乎沒有變化,這意味着,在此等危急時刻,這些價值萬金的翡翠原石根本救不了急。對此,一位已經離職的公司高管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翡翠原石不好估價,想買的人多敢買的人少,這種極端時刻更不敢買。

缺少變現通道,那些新開闢的金融業務更成為拖累,帶來的虧損近10億元。

不過公司可在證監會的否決回復日起半年之後,另行補充材料再次申請。

2018年,對於那些抗風險能力不強或資金依賴高的企業是殘酷的,金融機構在強監管下放貸規模比往年收縮,那些預計可能到位的錢沒有了。另一方面,A股股價整體下行,在市值與資金的雙重壓力下,一些控股股東甚至無錢補倉,爆倉接二連三發生,這一現象甚至持續至今。而控股股東的信用往往與上市公司深度綁定。兩年間,有關控股股東或上市公司資金鏈斷裂的消息經常傳出,這其中也包括東方金鈺。

今年9月,上市公司因無法償債被列入失信人名單。11月19日,上市公司披露,截至當前逾期未償還本金高達58.15億元。這份名單包括29家金融單位或金融產品,如信託、銀行、私募基金、小貸公司、私募產品,以及1位民間自然人,單筆金額最大為2億元,最小為277萬元。

甚至,上市公司於2017年發行的公司債已出現到期不能付息的情況。

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600086.SH)每股價格正在谷底3元位置附近蠕動,它被逼向谷底的背後是這家公司糟糕的基本面:資金鏈斷裂、因信披涉嫌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以及嚴重的虧損。上市公司11月19日披露,截至當前,逾期債務本金共計58.15億元。危機爆發至今已一年半,竟無人敢接盤。今年初,中國藍田總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藍田」)曾有意入主,雙方甚至就簽署《股權轉讓協議》達成不少共識,不過隨後中國藍田被曝工商信息涉嫌造假,這場收購也草草收場,11月15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將中國藍田列入經營異常名單。

趙寧上任后,東方金鈺多年不變的經營內容有了一些新變化,一些描述新業務的新詞出現了,如O2O、新零售、供應鏈金融等,公司從傳統業務向產業金融的方向發展。為此,他們甚至於2017年上半年重啟定向增發,為了展示做業務的決心與誠意,這次定向增發的方案甚至連需要採購多少個檯燈也一一列示。但是,2017年底,證監會發審委否決了他們的方案。

最初,上市公司對這一消息隱而未報,直至上交所發佈監管工作函,這一消息才得以披露。第一筆違約只是開始,緊接着第二筆、第三筆……來自全國各地的銀行、信託公司、私募基金、資管公司,甚至還有民間自然人紛紛宣布上市公司的相關債務到期沒有清償,並紛紛通過司法渠道,對趙興龍、趙寧家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予以凍結、輪候凍結。

今日关键词:刘昊然一抹绯红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