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稽山控股股东精功集团自2019年发生流动性危机以来-阳朔新闻-庄河新闻
点击关闭

黄酒公司-会稽山控股股东精功集团自2019年发生流动性危机以来

高圆圆携女探班

這些問題以及違規資金拆借對會稽山的影響,或許還有待會稽山回復問詢函之後,才能更為清晰。現階段可以肯定的是,會稽山現金流已出現明顯惡化。相關業績報告顯示,2016年至2018年,會稽山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3.05億元、2.67億元、2.32億元,呈現逐年下滑態勢;上半年則轉為負值,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為-1.10億元。

「對比后受到極大傷害」的黃酒市場,窘況於今年還在加劇,白酒尤其高端白酒密集提價后仍然供不應求,黃酒未提價卻依舊整體需求疲軟。《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在黃酒市場深耕多年、全部收入來自黃酒業務的會稽山紹興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會稽山,股票代碼601579),也不可避免受到衝擊。

中報數據顯示,會稽山延續去年以來的業績頹勢,上半年實現營收5.54億元,同比下降5.18%;凈利潤6744萬元,同比大幅下滑20.06%。

《重整公告》披露,會稽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自2019年發生流動性危機以來,精功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雖竭力尋求相關重組方案、通過多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解決流動性危機。為保護債權人的合法利益和實現資產價值最大化,妥善解決債務問題,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請。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9月7日會稽山披露的《關於控股股東擬進行司法重整的公告》稱,全資子公司唐宋酒業分別於1月2日、1月3日、1月25日向杭州永仁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永仁實業)提供借款0.30億元、0.15億元和0.50億元,累計借款為0.95億元。而永仁實業將這0.95億元借款資金拆借給了精功集團。

儘管截止2019年3月29日,會稽山已全額收回上述拆借款本金,但上述資金拆借,已構成控股股東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的情形。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在9月10日下發的中報問詢函中,上交所提出了上述多個關於會稽山應收賬款與存貨的質疑。

會稽山2019年以來股價走勢

資料顯示,會稽山實際控制人為金良順,第一大股東為控股股東精功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精功集團),持有公司股權比例為31.97%。

營業收入下降的同時,應收賬款、存貨卻在增加,為什麼?是否合理?應收賬款、存貨的周轉率如何?是否存在壞賬風險和資金周轉風險?有何應對措施?產品是否存在滯銷?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是否充分?

今年一季度,五糧液(000858)實現收入175.9億元,貴州茅台(600519,股吧)實現營收216.44億元——這意味着,黃酒全行業干一年不如五糧液、貴州茅台(600519)賣一個季度!

115家全國規模以上黃酒生產企業的2018年營收總量是167.5億元,聽上去,這個數字不小。但要是做做對比,恐怕結果令人咋舌。

回購只完成5.29%資料顯示,會稽山主要從事黃酒的生產、銷售和研發,主要產品有會稽山、水香國色、帝聚堂、西塘、烏氈帽、唐宋等品牌系列黃酒,主營業務收入佔全部業務收入的97.47%。

2016年,精功集團曾在全國工商聯發佈的「2016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位列第166位,據最新發佈的財務報表顯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精功集團合併計算的總資產規模為541.02億元,負債規模365.5億元,總資產負債率達67.55%。

值得注意的是,在營收凈利均下滑的背景下,會稽山應收賬款和存貨都有增加,經營壓力明顯。截止6月底,會稽山應收賬款賬麵價值1.92億元,同比增長2.94%,計提了1723萬元壞賬準備;存貨賬麵價值11.83億元,同比增長12.51%,計提了173 萬元跌價準備。

會稽山此前於3月13日披露的公告稱,擬在未來6個月內(3月13日起至9月12日)回購公司股份,回購總額在1.5億元至3億元之間,回購股份價格不超過人民幣13.65元/股(含)。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投資時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但9月3日回購進展公告顯示,截止8月31日,回購期限即將屆滿,會稽山已回購916010股,成交價在8.57元至8.79元,累計支付回購金額792.56萬元,只完成回購下限(1.5億元)的5.29%。隨後,在9月6日晚間的公告中,會稽山將回購期限延至2020年3月12日。

凸顯目前會稽山經營和財務狀況不佳的事項還包括公司回購進度緩慢,這也引起了上交所的重點關注。

不過,如果進一步梳理今年以來會稽山控股股東多次違規佔用非經營性資金的動態,或許就能找到回購進展緩慢的背後原因。

7月19日,會稽山發佈公告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和實際控制人金良順收到了浙江證監局下達的行政監管警示函,原因是精功集團將5.57億元募集資金轉給他人使用,其中3.92億元在現場檢查前已轉回募集資金賬戶;其餘1.65億元在現場檢查結束浙江證監局督促後轉回。

但控股股東的窘況,對會稽山而言,無異於一個「定時炸彈」。如果精功集團提出的重整申請被法院裁定受理,控股股東輪候凍結股份被司法處置,會稽山實際控制權可能會發生變更;在控股股東債務危機得到有效解決之前,會稽山一直存在控制權不穩定的風險。

為何在原定期限內會稽山無法完成回購方案?目前回購進度只完成不到5.29%,在延期期限里,回購能否完成?

除了已披露的違規資金占用之外,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資金占用和違規擔保、不當交易等侵佔會稽山利益的情形?這些違規資金拆借怎麼發生的?決策者及相關責任人又是誰?會稽山的內部控制制度和資金管理制度是否健全並被有效執行?

《投資時報》研究員  李浥塵

實控人或生變7月剛被證監局警告,9月再次被處罰,精功集團和實際控制人金良順頻頻觸碰監管「紅線」的背後,是今年以來精功集團深陷債務危機泥潭。同時,這也給會稽山帶來潛在的巨大風險——公司實際控制權可能發生變更,由此帶來控制權不穩定的風險。

令人留意的是,7月18日晚,會稽山和精工鋼構均披露了精功集團短期融資券未按期兌付的公告。(對此事的分析,可參閱《投資時報》7月26日《股東債務暴雷波及面有多廣?精功科技預虧5000萬再承監管高壓》一文)

數據來源:Wind資訊控股股東多次違規佔用資金值得注意的是,從賬面上看,會稽山上半年貨幣資金有1.78億元,雖比去年的5.9億元大幅銳減,但對比回購只完成了792.56萬元,從賬面上數據看,確有些說不通。

公告還顯示,申請重整的公司範圍包括:紹興精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精功集團有限公司、浙江精功控股有限公司等。從目前的信息看,會稽山不在重整申請範圍內。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3月13日以來,會稽山股價基本在10元以下運行,5月之後,進一步回落至8-9元的區間。股價遠低於回購約定的13.65元,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根據會稽山9月7日披露的《關於控股股東擬進行司法重整的公告》(下稱《重整公告》),截止目前,精功集團債券及短期融資券未能按期兌付的資金本息總額為 15.97億元。

「屋漏偏逢連夜雨」——當下對會稽山而言,黃酒市場整體需求較為疲軟,亟需收購兼并優質資源做強做大做優主業,加大營銷力度推動區域擴張,但控股股東深陷債務危機,將對會稽山業務發展進程造成多大的影響,目前還難以評估。

半年報顯示,會稽山2019年實現營收5.54億元,同比下降5.18%,凈利潤6744萬元,同比下降20.06%;此前的2018年,會稽山營收、凈利潤下降幅度分別為7.36%、2.26%。

更值得重視的是,此次0.95億元的違規資金占用,並非精功集團的第一次。

除了此項0.95億元的違規資金占用,還有另一筆0.40億元的非經營性佔用資金動向也頗為令人關注。半年報披露,會稽山子公司唐宋酒業向紹興精誠物流有限公司提供借款0.40 億元。

正因為此,9月6日,浙江證監局向精功集團及金良順採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精功集團旗下有精工鋼構(600496,股吧)(股票代碼600496)、精功科技(002006,股吧)(股票代碼002006)、會稽山三家上市公司。

資料顯示,精功集團始創於1968年,由紹興精匯投資有限公司及金良順等23位自然人共同持股,金良順直接和間接持有精功集團31.43%的股權,為精功集團的法定代表人及實際控制人。

業績陷入萎靡的頹勢中,對會稽山而言,更需資本力量提供支持,但今年以來,該公司控股股東自身深陷債務危機,並違規佔用了會稽山資金;此外,控股股東已申請司法重整,這或許也會給會稽山帶來控制權不穩定的風險。

營收下降5.18%、凈利下滑20.06%、回購只完成5.29%、控股股東違規佔用0.95億元、應收賬款增長2.94%、存貨增長12.51%,會稽山(601579,股吧)壓力明顯如何破解

此外,精功集團持有的會稽山股份也已多次被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9月11日披露的公告顯示,自今年4月以來,精功集團持有的1.64億股會稽山股份已先後6次100%被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

今日关键词:岳云鹏本名曝光